大殿之上

【性转女体展昭】猫说46

蒋昭:

 @TakaraXiao 


这也是揪心的一章


 46


  剑拔弩张之际,风云再变!


  这次进来的是真真正正的白玉堂。


  其实听到这声“白玉堂在此”之时,心中最吃惊也最不爽的就是丁兆蕙。本来他就已经计划好要借这位林大人之手,将白玉堂调的远远的,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,那位林大人不按常理出牌,表面看来是继续逼问白玉堂之事,事实上却是暗算展昭。此时若是能助展昭一臂之力,依旧不失为一步好棋,也正因为有此算计,刚刚这位大理寺卿逼问之时,丁兆蕙才沉默不语,毕竟逞英雄也要在最需要英雄之时才对。可偏偏这个时候,白玉堂竟然来了!真是人算不如天算!难道自己这一场就要让那耗子白白得计了吗?!


  可看到白玉堂的身影时,所有人都吃了一惊。


  诶?这还是那个风姿飒踏的白玉堂吗?怎么如此狼狈!


  其实不怪众人吃惊纳罕。此时的白玉堂依旧穿着昨晚那身夜行衣,他平日里穿常服穿官服,极少穿夜行衣,更别说是在这个时辰了。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,他那一身衣服竟然破破烂烂,似是被树枝尖石刮了许多口子,身上身下满是尚未干涸的泥水,还有不少浮土沾在上面,就连他的脸上也沾了许多灰土,那俊俏的锦毛鼠第一次变灰毛鼠了。


  “玉堂,你?”


  展昭站在原地,扭转身去看他,瞧见他这副狼狈的样子也是吃了一惊。他想要上前,却又不知为何挪不动脚步,只是愣愣的瞧着白玉堂的脸庞,有些不合时宜的发呆。


  “白护卫来得正好,既然白护卫到此,便不妨说说昨晚的事情吧。”林大人倒是很会见缝插针。


  包拯见到白玉堂归来,松了一口气,虽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但既然他在这里,就能让展昭恢复冷静了吧。他将那封书信再度放到桌上,压在自己的衣袖下,这东西他是不打算还给那位林大人了,没了这书信就少一样掣肘的东西。


  “昨晚之事白某已经尽数告知,不知林大人还想知道什么?”白玉堂的视线飞快扫过展昭的脸庞,视线却不停留,直直对上林铮的目光,镇定而淡然的发问。


  “呵,开封府中多江湖豪杰,又何必遮遮掩掩呢?这样未免太不符合你们的身份了吧。还是说昨夜有什么不好说的事情,让你们羞于启齿呢?”


  林铮这个时候说到江湖人的身份,既是贬低又有激将,漫说是展昭与白玉堂,就是官宦子弟出身的丁兆蕙听了都不由皱起眉头。至于“昨晚之事”,除了展白二人心知肚明,也只有包拯有所猜测,却不知这白玉堂要如何回答。众人都以为白玉堂会被林大人的轻蔑态度激怒,却不想他嗤笑一声,冷冷回道。


  “不要遮遮掩掩,说得好,那大人又何必生出这许多弯弯绕绕呢?林大人问了这许多,其实无非是想要知道昨晚展昭是不是真的和白某在一起吧。”


  他这话一出,展昭等人皆是一愣,不明白他此话是何意,却见白玉堂微微转身,将视线在展昭和丁兆蕙身上扫了一圈,冷笑着开口继续道。


  “林大人已经非常清楚,白某是被那花冲诬陷入罪,无论于公于私,白玉堂与花冲已是势不两立!但花冲昨晚竟能从我二人手中走脱,你便怀疑展昭或许被花冲等人买通,临阵放他一马,是也不是?”说到此他脸上笑意更深:“既然问题不是出在白某身上,便只能是展昭身上了,对不对?”


  听了他这番话,展昭与丁兆蕙等人才恍然大悟,连包大人也露出恍然之色,先前只顾着为展昭辩解,倒真是忽略了这位大理寺卿的真实意图。现下听了白玉堂的分析,大家顿时明白过来,可是这一明白过来,又不由得心生好笑。居然会有人怀疑展昭的清白,以为展昭会与花冲勾结,可仔细想来,这位林大人是世代公卿的文人子弟,哪里懂他们江湖这许多?况且文人对武人,尤其是混迹江湖的武人并无好感,之前他不也相信是白玉堂做下那些龌龊之事的吗?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,有时候遇到秀才,一样说不清理。想到此,众人顿感无力。


  “呵,猜得不错,你倒是聪明,不枉圣上对你青眼有加。既然话说的如此明白,就请白护卫不吝赐教,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被白玉堂戳破了伪装,林大人倒是颇为自然,依旧是丝毫不见尴尬。


  “昨夜是白玉堂不济,中了贼人圈套,展昭前来施援,才让贼人走脱,责任全在白玉堂,与展昭无关!”


  白玉堂说的坦然,可惜林铮却不买账,笑着摇头叹息:“你们当真是情深义厚,倒显得林某是个薄情寡义的凶残之辈了。”


  “林大人多虑了,大人是怕入人彀中,白白放过贼人。我不知道林大人认定开封府中有潜伏之人的依据是什么,但展昭绝对不是你要找的人。”


  “既然他不是,那昨晚之事为何不一早言明?”


  “白某倒是不明白了,为何大人如此执着于昨晚之事?”


  “白玉堂,你尽可以袒护他而搪塞我,但即便真的如你所说你中毒在前,受他照料。但一晚时间这么长,他竟不能去找人来吗?你说他一直守护着你,可是你中毒在身,又如何能够保证展昭一刻不离你左右?”


  “我能保证!”


  “你如何保证!他分明可以去求救却故意不去,又不是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,你如何能够保证他与花冲就没有丝毫联系?你的保证有几分可信?!便是你能用性命为他作保,但这危害京城的罪大恶极之人终究是从你们手中走脱,你们同样罪责难逃!你的作保难道就能取信于满朝文武和受害的女子们?!白玉堂,我劝你仔细开口,这不是你们用什么江湖道义就可以令人信服的,若是我说的不对,你大可问问包大人,林某的话是也不是。”


  林铮这一番话确实在理,所以他才能做得如此有底气,便是有欺压开封府之嫌也做得如此光明磊落。白玉堂自然不可能去问包拯,他轻轻一瞥嘴,只说了一句:“就算是在圣上面前,白玉堂也不会改口。”


  听到白玉堂如此说,展昭又再度低下头去,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,只要白玉堂愿意,自己便陪他一起。纵有欺君之罪,也是展昭一人的罪责,断不会让玉堂跟着受委屈。


  可这时就听丁兆蕙开口:“其实林大人不必为难他们二人,他们之间的亲厚本就不是旁人可比。林大人更不必怀疑展护卫的清白,他这人是江湖上出了名的重情重义,为了自己看中的人可是两肋插刀绝不犹豫的。而白玉堂义薄云天,自然也不会眼看着展护卫被平白怀疑。无论昨晚真相究竟为何,只要他打定主意,谁都不可能问得出来,就算用遍了你大理寺的百般刑具,只怕也是白费心机。对不对,五弟?”


  他的话一出口,白玉堂就是眉头一皱。这番话表面上是为他们两人争理说情,暗中却将两人置于对立之面,尤其暗示展昭对白玉堂情谊不浅,为了他可以生死不顾两肋插刀。而后半句话更是话里话外的逼着白玉堂来表态,让他承认自己对展昭也有不输于他的情谊。


  归根到底,这还是他的算计。自从听了花花说展昭对白玉堂心思不同之后,他心中就一直不是滋味,若是笃定了展昭对白玉堂有情,那绝了他心思的最好方式就是让白玉堂公开承认自己对他无意!其实也不必承认,只要让展昭亲眼看到,他这份感情的付出是不对等的,不怕展昭不寒心。而他自己也无比确信,在这种当着长辈上司的场合里,以白玉堂那般桀骜性情,便是打死他,也说不出承认情谊的话来。而丁兆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


  呵,白玉堂,这话你说出来便是我输;我倒要看你,是不是会说出来!


  他正兀自得意,偷眼去瞧展昭,恰恰展昭抬眼去看白玉堂。丁兆蕙的视线跟着往白玉堂脸上望过去,就见白玉堂冷着一张脸,面无表情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
  其实丁兆蕙这番反常说辞,不但当事人的展昭白玉堂听出问题,就连不明所以的包拯和林铮也听出了不对,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三人之间的纠葛,却能感到丁兆蕙所言似乎意有所指。


  包拯已是明白了七八分。他不由轻轻揉了揉眉心,心说现下这份乱啊,自己的快刀恐怕也斩不断这乱麻,有些事是清官也难断,只盼儿孙自有儿孙福了。林大人知道今天是问不出什么,而且从开封府众人的态度来看,他们是十分相信展昭为人的,自己本就是来探听虚实的,既然展昭的为人可靠,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,那也就没什么可继续探查得了,接下来不如继续看戏,找个时机回府就是,反正书信包拯已经手下,无论真假,这个人情他也是收下了,自己今日这一趟是稳赚不赔。


  此时最紧张的反倒是展昭,丁兆蕙的手段虽然不齿,但他明白这是因为丁兆蕙对自己有意。丁兆蕙恐怕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,这样做也是逼着自己二人没有退路。可自己何尝又不想听听白玉堂的心意呢?不需明说,只要似是而非的一个应答,只要该懂的人能够懂就好!有些事心里再明白,若是不说出来也是不同。白玉堂说过他不在乎自己是男是女,只为这一句话,这一生便可托付与他,接下来无论玉堂说什么,哪怕是他说出自己的真身,自己也认了。


  可,不知为何,白玉堂却始终不肯开口。


==============


下一章让大家爽,我保证!